东北府

不扩列,不交友,佛系更新,偶尔爆肝都是意外

戏如人生

晨导儿×鸥主妇 


鸥主妇躲在保姆车里背台词。

自从和张飞饼离婚之后,她就真正开始尝试独立了。凭借之前积累下的人脉,也有拿到一些不错的角色。这几年打拼下来,算得上小有成就,拿过几次小奖,有了一些粉丝。终于挺直了腰杆,不再需要一双手在身后虚伪地支撑她的颜面。自己赚钱自己花,很辛苦也很甜美。说来好笑,时过经年,她沉迷在角色里,反复打磨一句台词的时候,突然理解了张飞饼对卷饼的执着。不在于那些华丽的外表和虚空的上流礼仪,真正重要的倾注其中的心血和最适宜的吃饼方式。

不过都已经过去了。张飞饼过去了,晨导儿也过去了。

鸥主妇叹了一口气,觉得自己很可笑。如果真的过去了,又怎么会躲在这个无人的角落里,以背台词的名义。

晨导儿因为之前的案子受了些惩罚,不过最后还是用钱给摆平了。沉寂了两年,又回到了吼莱坞,转行做了编剧。毕竟是有才华的金牌编剧,很快又东山再起,只是这一次他也不再需要一个假面老婆了。

虽然两个人还在一个圈子,因为鸥主妇的刻意回避,他们这几年间交际甚少,除了躲不过去的电影节,几乎没有出现在同一个地方过。直到半年前,晨导儿拿着剧本找上门来。

“我真的很希望你来演绎这个角色。”

鬼使神差地,就答应了。

色令智昏,直接导致了她现在的尴尬处境。

她知道晨导儿不是为了她才跟组的,可她还是不愿意面对他。

如果可以选的话,她宁愿和张飞饼坐在一起吃饼,也不愿意跟晨导儿讨论剧本。

“我就是,问心有愧啊。”鸥主妇轻叹一声。


片场突然热闹了起来,小助理也跑过来叫她:“鸥姐,先别背了,晨导儿今天生日,大家给他准备了蛋糕,马上唱生日歌呢。咱快点过去吧。”

鸥主妇被拉到人群中,围住了那个羞涩笑着的男人和蛋糕。蛋糕上燃烧着38岁的烛光,是他们以前不会畅想的年纪。原来已经过去那么久了。晨导儿很感激地说着谢谢,抬手擦拭眼角的泪滴。他是不是也在想,如果当初没有走那样的捷径,能够多信任一点自己,多信任一点彼此,他们现在不会是一个在人群里,一个茕茕独立。

人群在散去,鸥主妇被助理拦住,要求她至少要走过去说一句生日快乐,毕竟这个角色是晨导儿为她争取的。

“生日快乐呀。”鸥努力把这句话说得寻常,隐藏起情绪的尾调。

“谢谢,”晨导儿递给她一块蛋糕,“只有快乐,没有礼物吗?”

不动声色地避开了晨导儿的手指,鸥主妇接过蛋糕,晨导儿却迟迟没有松手。鸥微微用了点劲儿,笑着说:“抱歉啊,之前不知道,我没来得及准备礼物。”

“只是开个玩笑。”晨导儿戏谑地笑着,松开手,冲鸥眨了眨眼,转身又给旁人递了一块蛋糕。鸥主妇端着蛋糕,慢慢退到了一边。她在蛋糕的甜腻中回想自己的掩饰是不是也像晨导儿那样拙劣。


晚上。

经纪人塞给鸥主妇一个包装好的小盒子:“拿去送吧,趁今天还没过去。”

“这是什么?”

“袖扣,应该不会踩雷吧,我看晨导儿还挺喜欢穿衬衫的。”

“……有必要吗?”

“人家都开口要了,怎么也要补上吧,这个角色多不容易啊,要不是。”

鸥主妇拦住了还想絮絮叨叨的经纪人:“我去送,耳朵都要听起茧了。”

“不不不,你不用去,我帮你约他了,他马上就来。”

“你约他来我的房间?”鸥主妇瞪大了双眼。

“不然约在外面被拍到了怎么办?我只是想跟晨导儿搞好关系,不想制造绯闻。酒店内部比较好操作啊。好了好了,我先走了,你准备一下,鸥姐加油!”

看着经纪人夺门而出,鸥主妇脑子里突然想起一句话:“就像失去双臂的我,抱头大喊,我为什么是个哑巴!”

敲门声很快响起,门外响起的却是小助理的声音:“鸥姐,我开门了。”

鸥主妇心还没有平稳地落地,就又被门口高大的身影抛起。晨导儿走进来,还没来得及打招呼小助理就飞快地关上了门,他回头看了一眼门,转回来有些局促地开口:“你找我啊?”

鸥主妇也同样局促,支支吾吾地把盒子递过去。

“给我的吗?”晨导儿惊喜地抬起手去接,手指触碰上的时候鸥主妇快速收回了手,小盒子差点掉在了地上。“谢谢,我其实,真的只是开个玩笑。”

鸥主妇在心里回答:“我也是真的没有准备。”但表面只能尴尬地笑笑。

“我能打开吗?”

“送给你了,当然能打开。”

晨导儿笑着打开盒子,然后笑容就僵在脸上。鸥主妇也好奇地探头过去,也被经纪人的审美震撼,袖扣能买得这么瞎,也是一种天赋。

“这其实……”

“我明白了。”晨导儿还在笑着,关上盒子,“还是,谢谢。”

他笑得越云淡风轻,鸥主妇越难过:“对不起。”

“觉得抱歉的话,”晨导儿沉默了一会儿吐出一句让鸥主妇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的话,“可以补偿我一个礼物。”

“你想要什么?”

“一个吻。”

鸥主妇皱起眉头,咬着唇,愠怒出现在她那张精致的脸上。

“戏,”晨导儿发现鸥主妇表情不对,立马改了口,“一段吻戏。”

鸥主妇有点好奇,这家伙又在想什么鬼主意。

“人物呢,就是你饰演女主角鸥海鸟,我饰演男主角晨小鱼。我们是青梅竹,发小。你知道我喜欢你,但是并不想回应。今天呢,是我的生日,但是我今天很倒霉。早上起晚了,正好赶上早高峰最挤的时候,在地铁上被挤掉了一只鞋,紧赶慢赶,还是迟到了五分钟。打算偷偷溜进办公室的时候被领导抓到了,被批评了一顿,还被扣了工资。在公司换上了之前坏掉还没得及扔的鞋,为了避免拖着掉底的鞋出去社死,只能减少喝水,缩在工位上。中午不能出去拿外卖,假装很忙,托同事买了泡面回来,打开一看却没有调料包。”

“噗嗤。”鸥主妇被晨导儿一本正经地讲述逗笑了,“那么惨吗?”

晨导儿点点头:“就那么惨。吃了一碗没有味道的泡面,又继续缩在工位上。一直捱到下班,才去附近的商场买了新的鞋子,又给自己买了一个蛋糕,总算高兴了一点。回家刚进小区,就被疯跑的熊孩子撞到,蛋糕piaji,摔在了地上,还被一只突然疯狂的哈士奇,kuangchi,踩了一脚。我欲哭无泪地走到家门口发现自己钥匙忘了带,只能给你打电话,问有没有空送备用钥匙给我。结果你在加班,十一点才赶过来。现在我们终于进了我家,我给你讲了我今天倒霉的事,你的注意力都在今天是我的生日上,因为你忘了准备礼物,你不动声色地翻了一下自己的包,里面只有一片卫生巾和一条口香糖,所以……”

“action。”鸥收起笑打断了晨导儿,她向还在发懵的晨导儿走了一步:“晨哥,对不起,最近太忙了,没有给你准备生日礼物。”

晨导儿也马上进入了角色,低头苦笑了一下,尽量掩饰住失落抬头看着鸥主妇:“没关系,都是这么多年的朋友了,不用在意这些的。”

鸥主妇心疼地看着这个强颜欢笑的男人,走到他面前,小心翼翼地捧起他的脸:“不过,我还是可以给你一个特别的生日礼物。”

两个人都颤抖着,唇瓣贴在一起,晨导儿的手慢慢圈住了鸥主妇,却没有继续深入,完美演绎一个青涩的吻。

“生日快乐。”分开后,鸥主妇靠在晨导儿胸口第二次祝他生日快乐,在戏里吐露真心。


“cut。”


评论(5)

热度(59)

  1.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