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北府

不扩列,不交友,佛系更新,偶尔爆肝都是意外

【沙李】团建人团建魂

群里的团建联文


上一棒@故阎而判  组织部是用来干这事儿的? 

下一棒@透明的小白 


我不是针对谁,我就是小辣鸡。

全员ooc,锅都是我的,好长时间不动笔了,我已经废了。

凑活看吧,我溜了,请轻点骂我。






  上一次的团建依然不成功,沙瑞金连着黯淡了好几天。虽然小白很有眼力见儿的奉上了护膝,但是肌肉的酸痛实在是有苦难言。刚摆好一个春风般的笑容,抬脚走上一步,拼命按捺的龇牙咧嘴和勉力维持的笑容在沙瑞金脸上撕扯,形成的是难以描述的表情。省委的工作人员这些天为看沙瑞金的脸色行事头发是一把一把的掉。反观白秘书,处变不惊,依然维持了良好的心态,无形中收获了一批迷弟迷妹。

  当然,在之后获益的也不止白秘书一人,沙瑞金觉得上一次团建某种程度上还是成功的。主要体现在一次常委会后,李达康主动走在了沙瑞金身边,几句简单的会议工作回顾之后,唠家常一样的吐槽起了工作太忙生活不规律胃不太好,平时得注意,现在年纪大了可不能像年轻的时候一样了。

  沙瑞金慈爱地看着这个对自己的身体有了清醒认识的李达康,感到非常的欣慰,连连点头。一个要强的人在你面前示弱,这是什么?这就是告白啊!这就是爱啊!

  李达康瞟到沙瑞金眼里蹭蹭蹭冒出的光,不禁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个赞,果然讲到点子上了。七大注意,六大窍门,走到沙瑞金办公室门口刚好讲完,时间把控也是完美,给自己点个赞。李达康打开杯子喝了一口水:“沙书记,我们一个班子的同事,除了工作上,生活上也要互相关心,往后可以大家互相监督,养好身体才能更多的为人民谋幸福嘛。”

  沙瑞金简直要飞起来了,谁不知道他沙瑞金身体贼好,生活习惯非常健康,李达康这句话什么意思?不就是说,老沙啊,我的身体今后就交给你照看了。中,完全中,我一定照顾好。沙瑞金握着李达康的手,用力捏了捏:“达康同志说的好,一个班子的同事就是要互相关心照顾,我一定会好好监督你的!”

  李达康听到这里眉毛一挑,沙瑞金赶紧补上一句:“也请达康同志日后监督我啊。”

  李达康点点头:“应该的应该的,那我就先回市委去了。”

  当天晚上,沙瑞金就找出了儿子当年送的《中老年人养生指南》,细细品读,并详细地做好了笔记。

  隔天的市委,李达康一进办公室正遇上小金抱着他所有的茶叶出门,李达康盯着小金,抬起手指着他怀里的茶叶:“这什么情况?”

  小金懵懵懂懂地回答:“沙书记送了一批红茶过来,让我把绿茶都分给同事们,说红茶对胃好。”

  李达康现在有种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的感觉,太阳穴的血管突突跳了几下,安慰自己也算是领导的关心,挥了挥手让小金去了。

  时间一晃就过去了,沙瑞金孜孜不倦地监督李达康的生活习惯,但两个人的关系还是停滞不前。还是工作太忙了,总也没有什么时间能好好相处一下,沙瑞金写完一天的总结,在做卷腹的时候想着是时候开始下一次的团建了。

  吴春林看到白秘书的消息的时候整个人都是崩溃的。团建,又是团建,还没有开始策划,已经开始掉发了。叹了一口气,吴春林回复:“收到。”刚点了发送,又补了一句:“名单还做效吗?”

  “不用了,逃避不是上上策,正面刚才是真男儿。”

  这是有多讨厌这几个人啊!赵东来不是爱将吗?田国富不是他老搭档吗?陈海还是他弟弟啊!男人心海底针。既然是这样,那就让他一次性面对好了!

  沙瑞金从早上起来就感觉很好,风和日丽,秋高气爽,丹桂飘香,一看就很适合团建!这次团建选择在去年刚落成的老城区公园,听说是分组活动,这次一定要圆满成功,为他们的关系踏出重要的一步!

  踌躇满志地出发,看到分组情况的时候沙瑞金还是小小的失望了一下,李达康,必须一组,没毛病。赵东来?陈海?田国富?很好,晦气的人都凑一堆了。不过没关系,沙瑞金已经不是半年前的沙瑞金了,经过半年的互相关心,你们这些杂碎是无法撼动我们的坚固情谊的。

  团建活动设置得还是很用心的,选取了古城区几个著名的景点,每个景点都设置了不同的小游戏,完成会获得积分,最后回到起点结算积分获得礼品。有一定的竞争不至于太无聊,又保证了充分的自由度,吴春林这个同志还是很不错的。沙瑞金对这次的活动安排非常满意,和达康同志一起漫步古城,是何等的诗意,浪漫啊。

  一切都同预想的一样,李达康走在沙瑞金身边,后面不远不近的跟着众人。李达康也很珍惜这种能和沙瑞金聊一聊的机会,而且正好是在他一手打造的老城区,花了两个晚上记的资料和数据今天全部派上了用场。两个人一边走向第一个任务地点,一边聊着沿途的风景和相关的资料,所有的一切都是刚刚好。

  通常开局太好都会让人产生一种错觉,那就是今天会一直这样完美下去。但是众所周知,命运是个小碧池,最喜欢的就是撕碎所有的美好然后肆意嘲笑。从第一个任务点开始,状况开始急转而下。

  跨进古朴的大院,看到非常违和的气枪和气球的时候,沙瑞金右眼皮跳了一下,田国富眼睛亮了起来,李达康差点被门槛绊了个狗啃屎,幸好被沙瑞金一把薅住了。工作人员看见人过来热情地招呼他们过去,递上一张任务卡,沙瑞金接过来看完,也不是很难,五个人,每人五枪,把十六个气球都打完就算过关。

  “有东来和沙书记在,我们三个划划水都能过了。”陈海比划了一下自己,田国富和李达康,觉得这个任务实在是简单。

  “可是我真的不会。”李达康有点尴尬,他真的枪这个东西非常合不来。

  “没关系,陈海枪法也很好的,田书记经历前两次团建,枪法也不错了,李书记你就是一枪都不中也没关系。”

  “东来同志说的没错,达康同志你就最后打,我们四个就足够了。”

  他们很快就达成了共识,李达康只要坐享其成就好。赵东来第一个,五枪全中,陈海第二个,五枪全中,田国富第三个,只打中了两个,也还在接受范围内,没什么毛病,现在就看沙瑞金了。

  沙瑞金端着枪瞄中了一个在风中狂舞的气球,陈海和赵东来拍着田国富的肩膀安慰他:“没事,风大嘛。我们还有沙书记,不仅可以让李书记一枪不发,还可以反赠送他们一颗子弹。”

  “噗嗤。”

  “嘭,啪。”

  第一声是沙瑞金笑出了声,第二声是子弹打在木头上,落在了地上。

  沉默,是今晚的康桥。

  “哈哈哈,”不知道是谁的干笑,“还有机会,没问题的。”

  沙瑞金心颤了一下,懊恼在对手百发百中的时候自己失误了,记小本本了,黑名单还是必要的,不过目前最重要的还是眼前的气球。屏气凝神,三枪连中。好,就剩最后一个小气球了,一举拿下!

  “嘭,啪。”

  今天的风儿,真是喧嚣啊。突然被吹起的气球来了一个三百六十度大回旋,无视着沙瑞金眼刀,在风中愉快地飞舞着。

  “没关系,李书记只要打中一个就好了。”

  李达康从工作人员手中接过枪,看着有些丧气的,像是接飞盘失败,还被飞盘砸到头的狗狗一样的沙瑞金,突然压力山大。这个老小孩,胜负欲这么强,无论怎么都要打中这个气球才能收场了。

  李达康握着枪,颤抖着瞄准,枪管抖得像搅拌器。沙瑞金挤出一个笑脸,拍了拍李达康的肩,帮他抬了一下枪管,赵东来也过来纠正了一下持枪姿势,李达康深吸了一口气,扣下了扳机。

  风有时往东吹,有时往西吹,气球旋转跳跃闭着眼,愣是以各种姿势躲过了四颗子弹。

  是的,他们的策略出了问题,满满一板气球的时候,稍微偏点还能打到旁边那个,现在必须要瞄准那个,还得预估风向,对李达康这个新手来说,太难了。

  还剩下最后一颗子弹,所有人都紧张地围了过来,在李达康耳边叽叽喳喳地给出意见,小窍门一个接一个,像是在比赛一样,本来就精神紧绷的李达康忍无可忍的举起枪,朝天扣响了扳机:“让我自己来,行吗?”

  “好,五枪都打完了,很遗憾没能完成任务,不能获得积分了,请各位领导前往下一个任务地点。”

  五个人沉默地走在石板路上,风景依旧,人也还在身边,可是却再也回不到从前。

  走过一个转角,沙瑞金在心里叹了一口气,尽量轻松地开口打破沉寂,向李达康询问起沿途景点的资料,李达康也配合地继续介绍。脑子里的数据机械性的从口中吐出,被喧嚣的风吹起,和落叶一起打着卷,落在地上,被皮鞋踏过,没有在任何人心里激起水花,只留下涟漪一圈一圈。

  下一个任务也是一样的不顺利,手牵手钻呼啦圈。沙瑞金拿着任务卡读完,回头看见赵东来和陈海一人一边握着李达康的手,正在比划着如何钻圈。

  比牵不到李达康的手更悲伤的,是呼啦圈卡在了田国富的肚子上。

  虽然之后的知识竞答和集体绳都很顺利,但是只成功了两个任务的这一组,还是难以逃避垫底的命运。

  走在回程的路上,一条消息拯救了这一行悲伤的人。

  “由于时间还早,现增加一个附加任务。与游客一起拍摄唱《国际歌》的视频,可以获得100积分。备注:每个省份的游客只记一次分,先到先得。”



  沙瑞金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省委一号楼,洗完澡坐在桌前,没有翻开书,打开了手机,白秘书已经把视频发了过来。视频里李达康挥舞着拳头在人群里高声唱着《国际歌》,铿锵有力,自己也在唱歌,视线落在李达康身上,眼里是难掩的爱意,像是感应到他的目光,李达康转过头与他对视,笑得露出了牙。

  过程曲折,结局还算圆满,下一次团建去哪里好呢?

评论(10)

热度(96)

  1.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