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北府

不扩列,不交友,佛系更新,偶尔爆肝都是意外

沙雕文学

        李达康,男,五十岁,京州市市委书记,lofter千fo写手。

  是的,你没有看错,那个什么cp都可能写,写什么cp都是镇圈文的的太太,人土土她爹,皮下就是李达康。更新随意,发完文就跑,唯一的互动对象就是人土土,说话一副老父亲的语气,人设立得那是相当的好。毕竟,人家真的是父女两个。

  李达康写cp文,全看李佳佳喜欢什么,尺度则取决于他惹李佳佳生气的程度。哦,对了,他们父女两个的关系,其实没有外人眼里那么差,甚至可以说是相当的好。这很容易理解,能一起嗑cp那都是亲兄弟、亲姐妹。就算是被迫一起嗑,点梗就写,甜虐由你,这样的写手太太,你能跟他关系不好?不能。至少李佳佳不能。

  自从李达康有次忘了李佳佳生日,李佳佳要求省委一支笔给她写了一个cp故事之后,李达康就掌握了哄李佳佳绝不失手的方法。所以当他送欧阳菁去机场被拦下以后,他在心里衡量了一下,估计十万字应该能挽回他的宝贝女儿,还在他接受范围内,大不了每天晚睡一点,一个月怎么也能写完。

  当天晚上,李达康就发消息给李佳佳,李佳佳回的果然没有平时快,隔了一天才回复。看到“你收到了一条来自佳佳的新消息”的时候,李达康舒了一口气,点看一看,他差点就把手机扔出去了。

  “十篇

  万字

  沙李(沙瑞金x李达康)

  否则免谈”

  这什么玩意儿!

  李达康迅速拒绝:“这能是cp吗?佳佳你不要胡闹。那可是省委书记。”

  李佳佳是什么人,神人。所以,说免谈就免谈,无论李达康说什么就是不回了。连李达康提出给写万字豪车都没有理会,中国新青年就是要说到做到。

  李达康什么消息都收不到,终于有点慌了,不得不拜托王大路去联系李佳佳,得到一切安好的消息李达康还是放心不下。晚上工作完躺在床上耍手机,他和李佳佳的聊天界面上滑了好几页都只有他在自说自话,老父亲的心被扎得稀碎。李达康看了一会儿他和李佳佳过去的聊天记录,心有戚戚然。一咬牙,点开了lofter,在搜索栏输入了沙李,还真的有这个tag,这些孩子们真是越来越没有界限了!李达康给自己做了完备的心理建设,点开了tag,7000多参与,好的,也不算太多,可以进北极圈了。等等,这个阅读量?五百多万是认真的吗?

  李达康深呼吸了一下,切换到最热,点开了榜首的那篇,满屏的李达康和沙瑞金深深刺痛了李达康的双眼。是,写的都是新闻上扒下来的事件,他李达康也的确很欣赏沙瑞金,但是他向天发誓,他和沙瑞金之间清清白白的什么都没有!这什么深邃的眼神,什么无人角落的牵手,还有,还有这个亲吻绝对不可能发生!

  一连看了十几篇自己被沙瑞金压在身下酿酿酱酱之后,李达康气得找出了赵东来的电话,刚要拨出,想到自己还得写十篇,他又开始庆幸网监监管不力了。

  都是为了女儿,忍。

  李达康又看了几篇,看得额角的青筋直跳,这都是什么玩意儿!大致心里有数之后李达康给李佳佳发了消息:“点梗吧,不写车,别得寸进尺。”

  “不会!

  要cp向,在一起的那种

  兄弟朋友都不算

  梗就不点了

  你自己看着写吧

  比心(。・ω・。)ノ♡”

  这时候回得倒快了,李达康咬牙切齿地打字:“知道了”

  “爸,你早点休息

  晚安~”

  “晚安。”

  李达康把手机扔在床头柜上,发出“咚”一声巨响,气呼呼的躺下,整理被子的动作很大,掀得被子呼呼作响,以发泄心中的不满。

  既然要写,就要好好写。为了更好的把握人物以及寻找灵感,李达康这段时间有事没事就去找沙瑞金,汇报个工作啦,拉着他一起去视察啦,两个单身汉一起吃个晚饭啦,将之前就有的李达康狗腿子的传言坐的实实的。开常委会的时候更是,完全不加掩饰地盯着沙瑞金,一举一动都看得清清楚楚。

  就这么白天近距离接触观察,晚上脑补艺术加工,李达康这十篇万字文写得行云流水,他觉得这应该算得上他给李佳佳写cp文一来最得心应手的一次了。

  前前后后写了一个月,到最后,李达康见到沙瑞金的时候真的开始有点不自在。总忍不住看他,又在沙瑞金视线落在他身上的时候慌张地移开。

  要命了,这不会是真把自己写弯了吧。

  李达康越写心里越没底,好在刚好要写完了,草草给最后一篇结了个尾,把十篇一股脑儿的都发给了李佳佳。李达康清空了自己的文档,想连自己那不明不白的感觉也一块儿删除了。行了,结束了,明天起来又是一个干劲满满的京州市委书记,和沙瑞金只有好同事关系。

  努力忽略心里一丝遗憾的情绪,李达康开始数羊。数到一百只的时候,他从床上爬起来开了电脑,从回收站里复原了十个文档,小心地收到一个加密的文档里,才安心的回去躺下了。

  就留个纪念,难得写出这么好的文章,对,都是文学,都是艺术。

  李达康想着,终于迷迷糊糊睡了过去。

  一清早,李达康按掉闹钟,脑子还是一片混沌,看到李佳佳发来的新消息,一下子精神了。

  “爸,我觉得

  你和沙伯伯比你跟我妈真多了

  这是你写过的

  最真的了

  如果你们真的在一起

  我举双手双脚赞成

  感动到哭泣. JPG

  哦,对了

  记得发lofter

  我今年暑假回家

  (づ ●─● )づ”

  “屁!. GIF”

  网瘾老年人用表情包表达了自己的愤怒。然后又把李佳佳的消息看了好几遍。

  写完文,李达康没有再有事没事去找沙瑞金。他也有点尴尬,因为自己写文给写出来的怪异小心思,让他不敢去见沙瑞金。但是这省委书记,像是被他驯服了,一周不见他四五次就不自在似的,开始频繁地约见他。李达康又不能拒绝自己的上司,只能硬着头皮去见。

  去见也不是什么大事,反正他们都是在聊工作,而李达康喜欢聊工作。问题是,沙瑞金这个直男完全没自觉的身体接触,时不时捏个肩,拉个手的。都是大老爷们儿,能不能不要这么腻歪?李达康强忍着亲上去的冲动,不动声色地离沙瑞金稍远一点。被疏远的省委书记像是读不懂李达康的退避,若无其事的又靠过来,李达康好几次都觉得自己快要炸毛了。可是人省委书记毫无自觉,李达康退一步他就进一步半,一点点侵蚀他们之间的距离。李达康被撩得动情,又不得不退开。人沙瑞金可没像他写文,写出些不该有的心思,对自己也就是赏识。这要是头脑发热亲上去了,他李达康的政治生命就要终结了。传出去该怎么说?非礼省委书记,行为不端?太丢人了。

  就这么小心翼翼地保持距离,平安无事地过了几个月,李佳佳回国了。六月,正好遇上了lofter大清洗,李佳佳每天在家里哀嚎,粮仓被炸了。李达康也登上去看了一眼,哟呵,给他删得没多少了。也正好,省得他操心有一天会被扒出来。

  因为汉东反腐,京州的GDP下滑了好几个百分点,李达康这段时间一心扑在GDP上,这事儿很快就被他抛到了脑后。

  一天吃饭的时候隐隐约约听见李佳佳说有太太把屏蔽的文章读出来,做成语音版发出来了。小姑娘们还挺有创意,李达康一边扒饭一边分出一点点脑容量感叹了一句。然后就任凭GDP跑满自己的CPU,直到看完最后一份文件,才清空了脑子,放松下来,准备去喝点水,休息一下。

  等待烧水的时候看了一眼手机,沙瑞金给他发了好几个文件。李达康没多想,随手点开了一个,沙瑞金低沉有磁性的嗓音从手机里飘了出来,说的话听起来有点熟悉。李达康听了几句,瞳孔放大,这,这,这不是,他写的沙李文吗?!

  “爸,这是什么?”

  李达康被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站在自己身后的李佳佳吓了一跳,一时间没来得及反应,手机就被李佳佳抢走了。

  “真的是沙伯伯的声音!他怎么会知道这篇文?是他发给你的!啊啊啊啊啊啊,太浪漫了吧!”

  李达康在李佳佳抱着手机满眼放光的时候终于缓过神来,伸手去抢手机:“别闹,还给我!”

  李佳佳抱着手机就跑,一老一少在屋里开始上演追逐戏。李佳佳虽然年轻,但平时疏于锻炼,又对家里的布局不熟悉,很快被李达康逼到了角落。两个人争抢着手机,也不知道是谁按下了语音通话键,两个人都被语音通话提示音吓了一跳,愣在了原地。还是李达康先反应过来,正要挂掉电话,沙瑞金的声音再一次从手机里飘了出来:“喂,达康同志,还是应该叫,人土土她爹太太?我擅自读了你的文,没有生气吧?”

  戏谑的语气让李达康涨红了脸,让李佳佳差点尖叫出声。人生第一次,嗑的cp要成真了!

  “沙书记,我没生气。”李达康把李佳佳扔出了房间,落下锁,深呼吸了几次才回复沙瑞金。沙瑞金在那边应该能听见动静,但是他没挂没问也没出声,一直等着李达康回应:“那就好,我就担心你生气了,达康……”

  “沙书记,我向您检讨,这都是我为了哄孩子写的,没造成什么坏的影响,现在文都被屏蔽了,您要是不放心我这就去删了。”

  “为什么要删?写得很好,我很喜欢。达康,我很喜欢。”沙瑞金又重复了一遍,李达康觉得自己耳尖都在发烫,他知道沙瑞金的重复是怕自己不敢想到那一层。莫名其妙揣在心上的人突然在自己耳边说喜欢,饶是李达康也是头脑一片空白,不知道如何回应。

  “达康,明天晚上来我家,一起吃个晚饭吧,我们好好聊一聊。”

  “好。”李达康一屁股坐在沙发上,扯了扯衣领,这句话他熟,这是他亲手打出来的,沙瑞金约他吃饭表白的一句,“沙书记,我说好。”

  拖泥带水不是他的风格,要是沙瑞金也有心,那就试试看,他也想知道,他们的走向究竟会偏向哪边,HE还是BE。

  李达康听见沙瑞金在耳边轻笑,他说:“达康,你可以叫我瑞金,沙书记太生分了。早点休息,那我们明天见。”

  “嗯,明天见。”

评论(11)

热度(232)

  1. 共11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